Tag: Byzantium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分享]驶向拜占庭 -- 名诗欣赏

Sailing to Byzantium

I

That is no country for old men. The young
In one another's arms, birds in the trees
--- Those dying generations --- at their song,
The salmon-falls, the mackerel-crowded seas,
Fish, flesh, or fowl, commend all summer long
Whatever is begotten, born, and dies.
Caught in that sensual music all neglect
Monuments of unageing intellect.

II

An aged man is but a paltry thing,
A tattered coat upon a stick, unless
Soul clap its hands and sing, and louder sing
For every tatter in its mortal dress,
Nor is there singing school but studying
Monuments of its own magnificence;
And therefore I have sailed the seas and come
To the holy city of Byzantium.

III

O sages standing in God's holy fire
As in the gold mosaic of a wall,
Come from the holy fire, perne in a gyre,
And be the singing-masters of my soul.
Consume my heart away; sick with desire
And fastened to a dying animal
It knows not what it is; and gather me
Into the artifice of eternity.

IV

Once out of nature I shall never take
My bodily form from any natural thing,
But such a form as Grecian goldsmiths make
Of hammered gold and gold enamelling
To keep a drowsy Emperor awake;
or set upon a golden bough to sing
To lords and ladies of Byzantium
Of what is past, or passing, or to come.

驶向拜占庭

那绝非老年人适宜之乡。青年人
互相拥抱着,树林中的鸟雀
——那些濒死的世代——在歌吟,
鲑鱼回游的瀑布,鲭鱼麋集的海河,
水族、走兽、飞禽,整夏都在赞颂
萌发、出生和死亡的一切。
它们都沉溺于那肉感的音乐
而忽视了不朽的理性的杰作。

一个老人不过是无用的东西,
象一根竹竿上的破旧衣裳。
除非灵魂拍手歌唱,在凡胎肉体里
更高声地为每一件破旧衣裳歌唱,
而且没有一所歌唱学校不研习
自己的辉煌的不朽乐章;
因此我扬帆驶过波涛万顷,
来到这神圣之城拜占庭。

呵,伫立在上帝的圣火之中
一如在金镶壁画中的圣贤们,
走出圣火来吧,在旋锥中转动,
来教导我的灵魂练习歌吟。
耗尽我的心吧;它思欲成病,
紧附于一只垂死的动物肉身,
迷失了本性,请把我收集
到那永恒不朽的技艺里。

一旦超脱自然,我将绝不再采用
任何自然物做我身体的外形,
而只要那种古希腊金匠运用
鎏金和镀金法制作的完美造型,
以使睡意昏沉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栖止在一根金色的枝头唱吟,
把过去,现在,或将来的事情
唱给拜占庭的诸候和贵妇们听。

--------------------------------------

驶向拜占廷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互相拥抱;那垂死的世代,
树上的鸟,正从事他们的歌唱;
鱼的瀑布,青花鱼充塞的大海,
鱼、兽或鸟,一整个夏天在赞扬
凡是诞生和死亡的一切存在。
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
万古长青的理性的纪念物。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
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为了它的
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可是没有教唱的学校,而只有
研究纪念物上记载的它的辉煌,
因此我就远渡重洋而来到
拜占庭的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立于上帝的神火中,
好像是壁画上嵌金的雕饰,
从神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请为我的灵魂作歌唱的教师。
把我的心烧尽,它被绑在一个
垂死的肉身上,为欲望所腐蚀,
已不知它原来是什么了;请尽快
把我采集进永恒的艺术安排。

一旦脱离自然界,我就不再从
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形状,
而只要希腊的金匠用金釉
和锤打的金子所制作的式样,
供给瞌睡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者就镶在金树枝上歌唱
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贵族和夫人听。

--------------------------------------

航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年轻人
彼此拥抱怀中,树上小鸟
——那临死的一代——引吭高歌,
鲑鱼聚众成瀑,鲭鱼拥挤海中。
鱼类、肉类、禽类,整个夏天
歌颂传宗、诞生、死亡。
沉溺于靡靡之音,人人忽略
不朽智慧的纪念碑。

老人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挂在棒上的破烂外衣,除非
灵魂击掌而歌,高歌
赞美尘衣的每一个碎片。
人人学歌,不外钻研
歌颂自我功绩之碑石。
因此我远渡重洋,来到了
圣城拜占庭。

圣徒峙立上帝的圣火中,
宛如壁上金碧镶画的人物。
请步出圣火吧,回旋环转,
并教我灵魂唱歌。
我心贪婪成病,不知
已与垂死之躯共系一处。
且将我心焚净,请将我归入
艺术的永恒中。

一旦脱离自然,我永不再
借取自然界生物的形体;
除非是希腊金匠制造的那种,
用薄金片与镀金为材料,
使想睡的君王保持清醒;
不然栖身于金枝上,对着
王公贵妇歌唱,
关于过去、目前,以及未来的种种。

--------------------------------------

航向拜占庭

1

那不成其为老者的国度。年轻的
在彼此怀抱,鸟在树上
---一些将死的世代--歌唱,
红鲑瀑布,鲭鱼拥挤的海域,
水族,血肉,和羽禽整个夏天
极称盈育,和生产,以及死亡。
沉湎于感性官能的音乐,漠然
遗忘那见证智能不朽的碑表。

2

衰朽的老人无非卑微琐碎,
细棍子上摆荡一件破衫,除非
灵魂击掌长吟,愈越高声
歌咏褴褛穿着生死必然的衣裳,
凡学习歌咏者无不认真领会
碑表所记彼等自身专属的荣耀;
而因此我就已经飘洋过海一路航行
来到神圣的都城拜占庭。

3

啊上帝神火堆裹屹立的圣徒们
俨然昭显于墙壁金饰的镶嵌形象,
请自神火攸降,回转于环旋之中,
为我灵魂歌吟咏唱的大师。
请将我心殚竭损耗;病于欲念
复束缚于一匹濒死的兽
它已经不复认识自己;请将我整肃
检点,交付与永恒的技艺。

4

既已和自然相违我就不再
从自然色相袭取躯体形似,
惟古希腊巧匠锤炼黄金与璀璨
珐琅打造的形体适足以
教一个睡眼惺忪的帝王清醒;
或者栖止黄金的枝枒之上
正对拜占庭的贵冑仕女们歌吟
细说过去,现在,和未来古今

--------------------------------------

驰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相互的怀抱中,鸟儿在树上
——那些垂死的一代代——在歌吟,
鲑鱼如阵阵瀑布,遍布鲑鱼的海洋,
鱼、兽或鸟,一夏都赞个不停,
赞着一切的降生、养育,还有死亡。
沉溺于感官享受的音乐,全都疏忽
那永葆青春的精神的纪念物。

一个老年人只是个废物,
一件破外衣裹着一根拐杖,
除非灵魂的掌声和歌声传出,
尽管它的衣衫破烂,唱得响亮,
任何歌唱的学院,都在研读
纪念碑上记载自己的辉煌,
因此我远渡重洋,来到
拜占庭这座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站在上帝的神火中,
就象墙上的镶金磨嵌雕饰,
从圣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成为教我灵魂歌唱的导师,
把我的心烧尽,执迷于情,
附在垂死的野兽身上,奄奄待毙,
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将我收进
那件永恒不朽的工艺精品。

一旦超脱了自然,我再也不想
从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体型;
除非象希腊的金匠铸造的那样,
用镀金或锻金所铸造的身影,
使那个要睡的皇帝神情清爽,
或者就镶在那金树枝上歌吟,
唱着过去、现在或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王公和贵妇人听。

Tags: 拜占庭 Byzant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