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美声仙音 | Absolute Music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流金岁月——岁月流声

  这段时间又重新在看TVB的《流金岁月》,虽然已经看了好多次,可是还是想再看,每次看都依然是那么有感触。这几天,每次看了几集后,总是在情不自禁的听捞家在该剧中的插曲。今天听起来,似乎别有一番滋味,也说不出是怎么了。

  先放上歌曲和歌词,其他的过会再说了。

当爱情走到尽头
播放音频文件

歌词:
当记忆已轻得彷似灰尘悬浮
却渴望停落你门口
当叹息已深得可以埋葬白昼
趁天黑可以跟这感觉走

查看更多...

Tags: 流金岁月 罗嘉良 当爱情走到尽头 火花






Bell of Angelus Prayer
哈迪斯城堡,艾欧里亚,穆,米罗让星矢他们走后,对拉达使出最后一击时发的音乐,十分好听。
播放音频文件

哀しき兄弟たち
在所有女声伴奏里面我最喜欢这一首,百听不厌。
播放音频文件

查看更多...

Tags: 圣斗士星矢

三国——英雄的黎明

  天地间,狂风肆虐,没有半分人的气息。

  巍峨雄壮的洛阳城已在乱兵中化为灰烬,只剩下残壁断垣的北城门,横倒在地的半扇厚重木门压着碎裂的头颅和四分五裂的胄甲,城门外折断的兵刃横七竖八的散落在四周,累累白骨堆积如山,羸弱的野犬赤红着眼睛穿梭于荒草之中寻找着可以饱腹的人肉食粮。

  这乱世里,人的生存比那野犬还难。

  这乱世里,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大舞台,他们在竞相不遗余力的厮杀着,到得如今,只恨做人。

  这乱世里,风云际会,变幻无穷。所谓的英雄,莫不是踩着万千的生命所获取的荣耀,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是这乱世最真实的写照。

  这乱世里,无处逃,无法逃,无能逃,为妻儿,保家国,执兵戈,披战甲,驭烈马,男儿的宿命,在于沙场之上。

查看更多...

Tags: 英雄的黎明 风姿花传 旭日を浴びて 徐州凱旋 追忆谨与孔明

星球疗愈(Planetary Healing)

  仿佛极远处的晨钟在天地之间奏响,清风掠过大地,仍有不甘的树影婆娑舞动印照在地上,东方的高楼边笼罩着一片浅蓝色,隐见鱼白。

  凡人的一夜,有着无数的故事,是天堂之极乐,是地狱之摧心肝?夜色却从来不把它的神秘展示给世人,甚至吝于将更多的光明投射到人间,在我们的生命中,只有浓于墨汁的黑夜,却没有堪比白昼的夜色。

  神怪志异说雄鸡唱明之拂晓时分,一切的螭魅魍魉都要消失,游离于大千世界的精怪都要回到它的居所躲避太阳真火的煅炼,若是如此,那人间里的神神怪怪为何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摩肩接踵,光怪陆离,无奇不有!

  启明星辰,已升,在天际温柔的眨动着;夜,已逝;天,已亮!

  文中曲子来源风潮唱片2008年新唱片——《星球疗愈 Planetary Healing》。

查看更多...

Tags: 星球疗愈 Planetary Healing

夜奔——倩女幽魂

  诸物无不在六道轮回之中,但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女鬼小倩不知何以,竟脱得轮回的宿命。蒲松龄笔下,对鬼尤有七分怜悯,对人却是九分厌憎。

  兰若(电影中,有处错误,兰若并非寺名,而是代指所有寺庙,不知为何,编剧居然视为寺名,把故事的发生地搞成了兰若寺)之中,殿塔壮丽,在那个宁采臣停留的时候,天色将暮,野草萋萋,四合无声,沉寂得可怕,宁一介书生,却颇胆大,或是书中纵横已久,自有沟壑。

  人鬼本是异路,世事造化如此,宁于书中之时,女鬼肌映流霞,足翘细笋,伺于身旁自荐枕席,当此情境,不知此世上能有几人能断然拒绝。

  拒绝未必失去,想得的未必真能得到,蒲松龄是这样揭穿世事,但未必便不是真正如此。

  在这个故事里,我非常喜欢剑仙燕赤霞,在他的那个世界中,又会有多少神怪相逢,与宁采臣的因缘际会,或许只是他一生中小小的插曲,如以后有时间,便写一些关于他的外篇故事。

  关于专辑中的《殇》,来源于2005年发行的唱片《The Very Best of Jacqueline Du Pre 珍爱杜普蕾》,英国大提琴家杜普蕾演奏,杜普蕾,1945年出生,1987年因患多重硬化病去世,琴技超群,然而生命短暂,才活了42岁。据说匈牙利大提琴家史塔克有次乘车,听见广播里正播放大提琴曲,便问旁人是谁演奏的。旁人说是杜普蕾。史塔克说:“像这样演奏,她肯定活不长久。”谁料一语成谶!杜普蕾是用生命在演奏,为了琴艺的完美,可以不惜一切。杜普蕾一直是许多古典音乐乐迷心中的一个叹息。

查看更多...

Tags: 倩女幽魂 新月 心嫁